占领机场一触即发 | IBHK 网络电台

占领机场一触即发

占领机场一触即发

2014年,占钟占旺期间,我瞓左几晚街之后,都觉得无乜实效。谂过点都要有一日要去瞓下机场,一来舒服得多,二来咁先至有震撼力,令政府跪底。

 

 

到了2015年上旬,机场三跑争护吵得热哄哄之际,我在同年3月23日写了一篇题为《我的水晶球:机场跑道被占领》的文章,预言终有一日某个小岛的机场会被岛上村民占领。当然我都系估下遮,无谂过真系会发生。

 

 

直至我刚看到香港空勤人员总工会的一篇声明,我觉得「占领机场」事件真的会出现,只不过未想过背后系由龙虾策动遮。声明题目为《促请民航处罗崇文处长交代香港国际机场的保安漏洞》,呢一篇根本就系一篇「占领机场」动员令。当然「占领机场」只是我的联想,空总只要表达对机场安全的关注就足够。但一旦机场有大批市民聚集,届时各自提出其他诉求,亦可以预料。

 

 

未入正题先讲工运历史,在香港的工运历史中,空中服务员的工运成功次数,绝对跑赢其他各行各业的工会。过往香港空中服务员的工业行动,无非是为了争取更好的待遇,例如休假安排和合理薪酬之类。但今次这篇声明涉及机场保安漏洞,关系到所有空中服务员条命仔!性命由关,所有业界人士一定会出尽全力去保住自己条命。

 

 

这篇声明表面上是讲航空安全,实际上已道出香港礼崩乐坏,政府管治全面失效的大问题。声明指出:「香港民航处长作为香港航空监管机构的最高负责人,竟然作出如此妄顾航空安全的言论。空总绝对质疑其领导能力,及对民航航空安全的了解。」领导能力成疑,又何只民航处长?看看我们日日坐飞机去旅行的教育局局长、还有负责监督机场运作的运输及房屋局局长、仲有果个人工贵过奥巴马的香港白宫发言人。佢地个个日薪过万,但日日乌龙百出。根本成个政府,都唔知做紧乜!

 

 

声明末段,先至好野:「视乎事态发展,空总或需要呼吁动员,集合有关航空业者各部门的同事、甚至乘客,到香港国际机场客运大楼静坐,以示抗议」,讲到乘客,根本就全世界任何人都可以系乘客。就算你平日少坐飞机,你身边总有一个亲友会久不久会坐下飞机。空难一单都嫌多!航空安全涉及全球人类的性命。只要空总正式动员静坐,一定大把「乘客」借题发挥走进机场实施占领。

 

 

当然,是否真的有机会走去瞓机场,我不在乎,我只在乎怎样可以令到政府跪低。如果空总这次「温馨提示」会以静坐威迫政府,政府仍然无动于衷,继续我行我素,只会制造更大民怨,这个民怨核弹总会爆炸。假设这份声明或静坐运动真的令民航处处长跪低,便轮到政府内部会爆炸。自从龙虾行李事件曝光,政府高层一个二个扑出来为梁匪家族护短,原来最终都系要跪低收场。那么,日后仲有边个肯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做这种污秽勾当?

 

 

我个人评估,民航处处长唔会单单因为空总这篇声明就跪低,特衰政府只会死撑。因为政府咁早跪低,就会证明梁匪一家在讲大话。既然特衰政府死撑,咁样空总只好正式动员业界人士和「乘客」进驻机场静坐。只要「占领机场」运动有声势,有群众支持基础,其后的工业行动一定接踵而来。政府一日不解释清楚,释除人们对香港航空安全的疑虑,空姐和机师绝对有权因为担心飞行安全而拒绝登上飞机执勤。打份工遮,无理由拿自己条命教飞架!同时,又总会有人用自己方式向世界各地的机场通报香港机场起飞的飞机有危险,别国的机场真的有权拒绝香港出发的航班降落,又或者在降落后派特总部队登机搜索违禁品和扣留乘客。到时香港政府一定要解释清楚,如果继续死撑话特权避安检无事,咁等同呼吁国际社会将香港机场列入黑名单。

 

 

无人希望香港会走到呢一步,但要是特衰政府继续乱来,香港人一定要挺身而出加以制止。面对玩弄特权的匪官,渎职无道的暴政,香港人千祈唔可以惯。

 

 

 

 

文: 黄一恒 (青年发展同盟外务副会长、网台主持)
(文章未经修改)

 

 

 

 



与朋友分享:

Related posts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