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能阻止杀童悲剧发生吗? | IBHK 网络电台

死刑能阻止杀童悲剧发生吗?

死刑能阻止杀童悲剧发生吗?

看到小童被无辜杀害,人们愤怒,自然想到用死刑来惩罚凶手。

 

 

问题在于,国家有死刑,是否能够成功阻吓到人犯同类案件?要避免这种惨案,推行死刑那么简单就可以了,还是要处理更复杂的社会及政治因素?

 

 

有人说,如果被杀害是你的子女,你仍会支持废除死刑吗?

 

 

我倒要问,如果你的亲人,因为冤案而被死刑杀害,虽然后来成功翻案,但你的亲人仍然不能复生,你还会支持死刑吗?

 

 

由此可见,讨论问题,拉扯到「如果发生在你身上就乜乜」这种只建基于个人情感的说法,反映讲的人,其实欠缺理据。

 

 

当然,社会发生小女童当街被砍断颈的悲剧,一般民众感到愤怒,痛骂凶手甚至大叫要将凶手杀手,宣泄心中郁结情绪,亦可以理解。但死者的妈妈,却表现得出奇地冷静。死者妈妈在传媒镜头前指出,没想到社会如此不安全,希望政府做些事情让妈妈放心带小孩:「希望能从根本,从家庭、从教育,来让这样子的人消失在社会上面。」

 

 

死者妈妈并没有把责任完全推到疑凶身上,她更意识到社会出现问题,政府应该着手处理。事实上,这宗案件,有报导指疑凶犯案前曾经吸毒,以及早前曾经有看精神科医生的纪录。到底社会是否有压迫令人犯上精神病甚至吸毒?当有人得了精神病,他们能否得到合适支援?我们绝到不能忽略这些社会因素。而无差别杀人案,近年在台湾接二连三地发生,很值得台湾以及世界各地借鉴,从根本杜绝这些不幸事件。

 

 

未检讨复杂的社会状况之前,我觉得台湾执法部门有一件事可以检讨,就是运送疑犯的程序。当然,我明白台湾的司法体系和执法习惯跟香港始终有所不同,而我只是以香港人的视点,提出一些疑问,希望有高人可以指教。首先我不明白,为何台湾警方在公众地方押送疑犯时,不将疑犯蒙头,让公众及传媒可以近距离直接看到他的样子。理论上,未经法庭定罪的人,仍是清白之身。疑犯的样貌透过传媒传遍社会每一个角落,等同未审先判,断定这个人是杀人狂魔,日后不管他走到哪里,都会制造社会恐慌。这对疑犯个人及社会大众,都不公平。

 

 

另外,警方在运送疑犯过程中,是否应该提供更多人身安全的保护?新闻片篇中,我看到大批民众能够走近疑犯,多次挥拳击中疑犯。当然,我好难怪罪普通民众有这种情绪,换转是我,我见到疑犯或者都会忍不住打他一身。但案件既然由警方接手,保护疑犯的责任,就在执法部门身上。警方要做的,就是要保护好疑犯,调查好案件,要是证据充分,就正式落案起诉,移交司法机关审讯。假如疑犯在警方运送过程中,被忿怒的民众打至重伤甚至打死,警方根本无法有效地调查案件,疑犯亦将难以被转送到法庭接受公平审讯。

 

 

有人会说,对付这些残害儿童的坏蛋,根本不用讲那么多耶稣,直接打死便是。然而,台湾已全面实施民主政治多年,民主政治不单只是投票选举,遵守程序公义同样是民主政治的支柱。民众一时火遮眼打骂疑犯绝对可以理解,但政府执法部门绝对有责任保护好疑犯。

 

 

同样,我们可以体谅民众因一时忿怒而高呼要用死刑处决疑犯,但立法和行政机关在制订与死刑相关的法规时,绝对不可以轻率,要衡量死刑能否有效防止社会悲剧之出现,以及死刑被误用或滥用时对社会造成的祸害。而在群情汹涌的情况下,主张废除死刑的团体,一定会成为被批判的目标,但即使再艰难,他们仍然应该坚守立场。

 



与朋友分享:

Related posts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