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源耕地城市发展之本 | IBHK 网络电台

水源耕地城市发展之本

水源耕地城市发展之本

「港独」话题,在早十年前在香港仍算是一种禁忌,除小数人会讲外,大部分传媒和市民避谈。多谢梁振英和中共政党之不济,香港管治日差,「港中融合」的恶果日益浮现,令越来越多年青人要求「港独」,即使香港不是一时三刻可以变更政体,但至少这已不再是一个禁忌话题,每有大学生杂志讨论「港独」或有新政党成立以争取「港独」为纲领,传媒都会大篇幅地报导。

 

「港独」这话题,跟台湾近日闹得热哄哄的「废除死刑」议题一样,极具争议性。我不打算在这篇文章讨论「港独」的立场,我只认为「港独」不是香港独立或不独立那么简单,当中涉及很多问题,值得整个社会一齐深思。「香港独立」与否,无非是政体变更的问题,政体变更,只是手段,不是目的。政治改革的目的,就是令人民生活得美好。只要人们生活得美好,大家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帝力于我何有哉」?大家自然不会介意政体怎样,由谁掌政。相反,要是公共行政失效,普遍人生活日差,社会上不公义之事横行,人们思考政体之变更,实属正常。

 

不管赞成「港独」与否,相信大家一定希望活在香港的人能够生活得更美好。要人们生活得好,先决条件是香港这个城市要均衡而持续地发展。然而,目前香港特区政府的所谓发展,只是偏向地产项目和大白象工程,好明显跟香港人的整体福址背道而驰。

 

每当中共官员及其驻港爪牙要反驳「港独」观点时,他们总会词穷地说香港欠缺食水和食物,甚么都依靠中国进口,所以香港没条件「独立」。这两点谬论,即使你不认同「港独」,只要你认同香港要持续发展,必须懂得驳斥。

 

首先,数据显示香港食水有「七成」来自中国的东江水。然而,香港政府行政失当,把超买的东江排入大海之消息时有所闻,白白浪费了纳税人的钱去购买没用的东江水。而东江水的水质一直为人诟病,但香港政府一直没有详细交代东江水的水质如何影响香港人的健康。此外,又是因为香港政府的行政失当,导致水管经常爆裂而浪费大量食水。

 

所以我一直怀疑所谓「七成」用水依靠东江水,这数字包含的水份,如果减去浪费掉的,我肯定比重大减。至于余下来的「三成」,显得真实和重要。这「三成」香港食水全靠香港本土的集水区收集而来,是实实在在的本土食水,不用花额外金钱对外购买,而且水质有保证。而香港各个集水区,全都位于郊野公园范围之内,受《郊野公园条例》保护,确保水质不受污染。所以,谁说要在郊野公园起楼,就是要侵占香港人的食水来源,致香港人的生命于险境,是不折不扣的卖港行为。

 

至于食物问题,网上是有很多人造图指出,香港人的主食──食米,大部分是从其他国家输入,由中国入口的食米少之又少。至于另一种主要食物粮果类,没错占很大比数是从中国输入,然后,中国有毒蔬菜问题日益严重。好多香港人只懂得慨叹即使中国蔬菜有毒但仍然无可避免地要吃,但大家忽略香港郊区仍然有很多人从事农务工作,向香港市民供应本土蔬果。香港本土蔬果的优势是卫生安全比中国蔬果有保障得多,而减短运输距离亦为减少地球炭排放多出一分力。

 

香港明明有大遍良田和乐于耕作的农民,但香港政府只懂得勾结大地产商,罔顾市民整体福址,单以地产项目而谋取暴利的心态,谋杀了香港多少良田!最近我留意到来自粉岭北马屎埔村的消息,马屎埔村村口有一细小农地,政府纵容大地产商派人围起小农地,企图将种田的人赶走和破坏农田。而由于农田位于村口这个咽喉之地,只要农田不保,地产商和政府便能对这条村互相夹击,以发展为名将整条村摧毁。目前,有团体发起巡狩行动,守护马屎埔村村口的农田。当然,马屎埔村最终能否守得住,我很难作出乐观预测,但至少多点声音引起社会多点关注是一件好事。

 

马屎埔村事件只属冰山一角。政府与地产商在全港多块郊野地正在合谋施展「先破坏后发展」的战术。这战术的具体操作是先找机会把土地上的自然生态和人文生态破坏,赶走当地居民,制造了土地已荒废的假象,继而改变土地用途,兴建伪豪宅以谋暴利。政府通常在发展地产项目前,会以解决基层市民的住屋需要作幌子,麻痺大家的反抗意志。但到伪豪宅建成了,又有多少基层市民能够住得起?

 

单讲「保育」乡郊,对一向市民大众来说,未必入肉。但原来政府和地产商肆意拆村起楼,甚至眼盯着郊野公园土地不放,会迫到大家要继续饮屎水食毒菜,相信大家不能不防。

 

水源和耕地是城市发展之根本。香港要发展,食水工程和农务生产大有可为。香港本身就有得天独厚优势发展这两大产业,除了满足香港人自身基本需要外,一旦技术成熟,更可出口谋利,很值得大家继续探讨和实行。

 

文: 黄一恒 (青年发展同盟外务副会长、网台主持)
(文章未经修改)

 

 

 

 



与朋友分享:

Related posts

Facebook